• <nav id="cwcmo"></nav>
  • 江山文學網-原創小說-優秀文學
    當前位置:江山文學網首頁 >> 逝水流年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流年】光腳父親(散文)

    精品 【流年】光腳父親(散文)


    作者:一文獨秀 秀才,2369.26 游戲積分:0 防御:破壞: 閱讀:259發表時間:2023-10-27 14:55:25

    【流年】光腳父親(散文)
       小時候,從我記事起,父親出門干活總是光著腳來來回回,無論嚴寒酷暑,無論怎樣凹凸不平的地面,他從不叫苦,且健步如飛,寬厚的腳掌抓地有力,哪怕肩上挑著重重的擔子也毫不影響他行走。他的腳真大,大得像一只小船,腳底的老繭厚得仿佛穿著一雙肉色的鞋。
       炎熱的夏天,父親光著腳踩在碎玻璃碴上,只聽玻璃嘎嘣響,他的腳卻一點兒都沒事,沒見流一滴血,也沒聽到他喊一聲疼。他走過之處,碎玻璃像被碾土機碾壓過似的,平平整整。我不禁發出一聲感嘆:“哇,這真是一雙鐵腳??!”
       那天,火辣辣的陽光炙烤著大地,小樹耷拉著腦袋,小草熱彎了腰。屋外蟬聲四起,仿佛一層層熱浪涌來……父親勞作了一上午,累了,午飯后躺下了。此刻,早已鼾聲大作,趁著父親熟睡之際,我悄悄地摸過去,想對他的大腳研究一番。這是怎樣的一只大腳??!真長,我用小手足足量了三拃,腳底板沾滿了泥巴,好像剛吃完黑糍粑沒有擦嘴似的。腳底板一層厚實的老黃繭,像牛筋一樣有韌性,輕輕地摸上去,表面凸出的繭皮像鋸齒一樣鋒利,將我的小手劃出一道紅痕。
       父親睡在屋外的老槐樹下,這是一棵高大茂密的槐樹,樹冠稠密,像一把撐開的巨傘。聽奶奶說從她很小來到張家時,它就已經屹立在那里。一到夏天,這里就成了我們村乘涼的好地方。特別是晚上,這里非常熱鬧,小伙伴們玩著游戲,追逐、嬉戲,繞著大樹追趕螢火蟲。
       父親猛然翻了一個身,兩只大腳也跟著翻了個,由左邊調到了右邊,鼾聲戛然而止。父親突然坐了起來,大喊道:“不好,要下雨了,快,快,快,收稻子!”我嚇得一激靈,趕忙鉆進屋里拿起農具往曬谷場跑。
       他說的果然沒錯,沒一會兒工夫天就陰了下來,一陣涼風吹來,人頓時精神起來,像充了電的燈泡似的。緊接著,強烈的閃電撕破天幕,雷聲炸開了天穹,大雨傾盆,眼前一片茫茫。父親光著大腳,有序地指揮并帶領家人將曬谷場的稻子搶收起來,我家基本沒有什么損失。有的人家,反應慢的可就遭了殃,稻子被雨水沖得七零八落。
       雨后,太陽出來了,一切照舊,人們累得精疲力盡,老天爺像是跟人們開了個玩笑。曬谷場的泥地上留下了父親的大腳印,此刻他的腳已經被泥土層層包裹,怎么甩都甩不干凈。我看著仍在忙碌的父親,不禁笑出聲來……
      
       二
       我非常羨慕父親那雙光著的大腳,像池塘里的兩條大魚,自由自在,無拘無束,冬暖夏涼,最大的好處是每次上床睡覺都不用洗腳。為這事,母親剛結婚那幾年沒少和父親吵架,可是吵架有什么用呢。他仍是我行我素,該光著還要光著,母親也拿他沒轍,只好由著他。父親雖說不喜歡洗腳,但是睡覺時總能將腳伸出被子外面,腳下耷拉的只是一些墊雞窩的稻草,所以床上不至于弄得很臟。冬天,稻草雖然不像棉絮那么暖和,可父親根本不怕冷。不洗腳就睡覺,我們這些孩子可沒有這樣的特權,母親給我們每個孩子每年做一雙布鞋,除了夏天可以光著腳,其他季節一律要穿鞋子的。
       父親為什么總是喜歡光著腳走路呢?帶著這個問題,我曾纏著奶奶打破砂鍋問到底。
       父親小時候家里很窮,有時窮得連稀粥都喝不上,一旦遇到春荒,河里的螺螄、河蚌都是難得的美食,家里老鼠如果能有幸逮到,剝掉皮,放在火上烤,或丟進鍋里煮,那真是美味佳肴??上?,那年頭,家里窮得連老鼠都餓沒了。如果這些食物都找不到時,饑餓的人們連草根樹皮都吃,奶奶告訴我們樹皮又苦又澀,難以下咽,其中榆樹的皮最好吃,口感稍微好點。最后就連樹皮都被饑腸轆轆的人們扒光了,田間的野菜也挖不到了,人們開始去挖觀音土吃(一種用于制作瓷器的白泥),這東西沒有任何營養,吃到嘴里不沙,只能起到飽腹的作用。有的人吃得太多,排不出去,活活脹死。
       家里窮到這個份上,能保住命就不錯了,哪還有布做鞋穿?父親很小的時候就光著腳走路,從夏天到秋天,再到冬天……周而復始,光腳早已習以為常。五六十年代,孩子們光著腳行走是一種比較普遍的現象,父親當然也不例外。上學光著腳,下地干活光著腳;冬天仍光著腳,踩在厚厚的冰面上與爺爺一起挖藕充饑,腳下發出吱嘎吱嘎的聲音;夏天走在熱得發燙的鄉間土路上,任憑土疙瘩頂著腳底板,感到陣陣脹痛。
       父親小時候逐漸養成了光腳的習慣,一雙大腳飽經風霜,經歷了極寒極熱的嚴峻考驗,已經達到了無所不能的地步。一轉眼,父親長成了大小伙子,家里的生活條件漸好,為了家人的面子,奶奶為他做了一雙布鞋,可是他死活不穿,丟了又怪可惜的,爺爺只好穿上了,可是它太大了,穿在爺爺的腳上,感覺像在劃小船似的,奶奶只能將它改小自己穿上了。
       父親不穿鞋子在村里早已是“高山上吹喇叭——名聲遠揚”。一轉眼,到了相親的年齡,因光腳的原因,附近的姑娘們誰也瞧不上他。眼見著年齡漸長,不找媳婦不行了,奶奶托媒人到江南山里給他提親。幸虧媒婆巧舌如簧,百般遮掩,所以母親嫁過來才知道父親有光腳的“嗜好”,生米已經煮成了熟飯,母親跟他吵過,鬧過,最終也只能妥協。
      
       三
       小時候,村里的人不管怎么議論父親,我都不屑一顧,在我的心目中,他是勤勞能干的,不為別的,就為那雙光著的大腳。
       一轉眼,我上了小學。有一天下午臨近放學,外面下起了滂沱大雨,簡陋的瓦房教室里在不停地漏雨,雨水順著瓦縫往下滲,滴滴答答地落在了課桌上,老師不得不停止上課,讓同學們坐在教室里無雨的角落耐心地等待。并不透明的白色塑料紙包住的窗戶被雨水打得噗噗響,雨水順著墻壁往下流,教室里早已濕成了一條“小河”。同學們嘰嘰喳喳,他們關心的不是教室會不會被雨水淹沒,而是家長們會不會來送傘。送傘,對于我來說基本上是一種奢望,因為爹媽都很忙,他們會以農事為重,多數情況下,我只能將書包緊緊地抱在懷里,然后弓著背,冒著雨跑回三四里之外的家里。到了家,除了書包,其它的地方都是濕的,有時褲子、褂子都能擠出水來。
       我正在胡思亂想時,突然一雙大赤腳出現在教室門口,那是我最熟悉的大腳。我抬頭往上一看,果然是父親,他手里拿著一把水淋淋的黃色油布大傘,褲腳卷得高高的,這回沒有讓人失望,大腳被雨水沖得干干凈凈的,連腳趾甲里的污泥都少了許多,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如此干凈的腳。父親看看老師,再看看我,又黑又皺的瘦臉上擠出了難得的笑容:“待會兒你自己打著傘回家,我還要下田疏通水道去?!蔽医舆^傘時,他已經消失在雨中,什么都沒有,就這樣光著頭和腳,冒著雨消失在雨簾中……
       原來只有一把傘,那一刻,我心里酸酸的。
       漸漸地,我長成了大孩子,上了初中。有一天上午,學校開家長會,孩子們在家復習。父親作為家里唯一識字的大人,這個會非他開不可。那是個春寒料峭的季節,父親仍舊光著腳,腳上沾滿了泥巴,他從秧田里剛撒完稻種,眼看開會的時間就要到了,他沒有洗腳,火急火燎地走向學校。一進教室,課任老師、家長們都目不轉睛地盯著他那雙大腳,一個個在心里直犯嘀咕:“這是誰的家長??!這么沒素質!”
       班主任老師自然是認得父親,因為他來我們家家訪過一次。那次父親也是光著腳從田間回來,老師并沒有感覺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,因為農民的生活大多如此。
       老師向全班家長介紹父親時,特意強調了父親為了培養優秀的我,為了給孩子創造良好的學習、生活環境,勤勞節儉,連雙鞋都舍不得穿,此刻教室不但沒有人感動,反而哄堂大笑。父親的臉立刻掛不住了,瘦削的黑臉上紅一塊,紫一塊的,喃喃自語道:“哦,是的,不是……”
       家長會上發生的一切,通過一個大喇叭家長告訴他的兒子后,然后他的小喇叭又在全班播放,這樣所有的同學都知道了父親的糗事。
       記得那天開完家長會,父親悶悶不樂,雖然老師在家長會上表揚了我,但他一句都沒有聽進去。他愧疚極了,這么優秀的兒子,居然讓他這個不修邊幅的爹給拖累了。那天,他沒怎么吃飯,跑去十里之外的合作社,給自己買了一雙膠皮黃色軍用球鞋,穿著回家,一路上,熟人們像看外星人一樣瞅著他,人們議論紛紛。
       “這真是太陽打西邊升起來了,老張竟然穿鞋了?!?br />   我見到穿著鞋的父親一瘸一拐地走回家,皺著眉,似乎很痛苦。穿著新鞋很享受才對,他怎么會這樣痛苦呢?我不禁這樣想,想問又不敢問。當他坐在板凳上脫下鞋子的時候,我才明白他的苦,原來新鞋磨腳,腳趾與鞋面接觸的地方起了許多水泡,有的已經磨破,流出血水來。父親長嘆一聲,搖搖頭,將新鞋收了起來,仍舊光著腳干活、走路。
      
       四
       從此,父親再也不在乎別人對自己的評價,仍舊光著腳,直到生命結束那天。
       幾年前,我們兄弟姐妹都成家立業了,父親卻得了食道癌,醫生說,手術后,可能活五到十年。父親聽到這個消息,臉上并沒有什么異常變化,思忖了老半天才說:“人能活到六十多歲已經知足了。只要你們過得好,我死不死沒什么,能多活一天就算賺一天?!?br />   手術比較成功,父親身上的癌細胞暫時沒有擴散。在康復的四年多時間里,他仍舊光著腳四處跑,往返于醫院與家之間,有時去醫院吊水、化療,有時在田間干活。第一次去醫院,我們逼著他穿著一雙新布鞋,可是趁我們不注意,他將布鞋收了起來,仍舊光著腳,醫生說了他好多次,就是不聽,最后也沒轍,只能聽之任之。不過,為了醫院的衛生,他每次去醫院前都將腳洗干凈。上病床前也是洗腳的,這算是“與時俱進”了,難能可貴。
       不久,他的肺部感到不舒服,再次住院,癌細胞已經擴散了!這次我們沒有將這個壞消息告訴他,他自己可能已經感覺到了,但是他仍舊那么樂觀地面對生活。
       有一天,我騎車上班摔了一跤,右腳小腳趾骨折了,也住進了他治病所在的醫院。白天,我在骨傷科躺著休息,無人照顧,不能隨便走動,生活很不方便,打水,打飯,甚至上廁所都要麻煩病友家屬或醫護人員幫忙。有時實在不好意思老是麻煩別人打飯,我干脆就餓肚子,一天只吃兩頓。晚上妻子下班來看我時,了解情況后,就讓我自己想辦法,因為家人都忙,就連走路都費力的老父親看病都是自己去的,沒人陪同,我還有什么委屈可言。
       第二天中午,我躺在病床上玩手機,突然病房的門一開,抬頭一看竟然是老父親,他仍舊光著腳,雙手捧著一盒飯,腳下顫顫巍巍。原來他剛剛去食堂給我打飯了。最近他的身體越來越虛弱,沒有食欲,只能勉強喝點稀飯,醫生悄悄地告訴我們,癌細胞已經擴散到了全身,他的生命已經到了盡頭。幾日不見,他又消瘦了不少,臉上蠟黃蠟黃的。我連忙拄著拐棍,下床跛到他的面前。當他把飯遞到我的手上時,我頓時哽噎起來,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,止不住地往下流。一滴滴地滴在他那干瘦的光腳上,每滴都那么沉重。
       “兒啊,你哭什么,我還沒死呢?!备赣H臉上勉強地擠出一點笑容。
       我吃了幾口,放下了,卻怎么也吃不下。
       三個月之后,父親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。臨走時,我們給他穿上了那雙一直珍藏的膠皮黃球鞋,但愿天堂的路沒有坎坷……

    共 4325 字 1 頁 首頁1
    轉到
    【編者按】這是一篇抒寫親情的散文作品,也是一篇文學化的親情讀本。本文作者追憶了父親生前的生活場景,展示了在那貧苦歲月里父親艱苦多舛的一生。一份誠摯且深愛的情感隱匿于文字里,讀后令人感懷。 歲月無蹤跡,父愛恒久遠。在我們的親情詞典里,父親的形象無不是嚴厲的,偉岸的,而在這篇散文中,作者描寫的是一位光著腳的,不修邊幅的父親——父親光著腳走路,光著腳在地里干活,腳心貼著泥土,無論春夏秋冬,無論酷暑寒冬,父親的腳長出了厚厚的老繭,即便是踩在玻璃碴上,也不流血,也不喊疼。 年幼的作者不明白父親為啥總是喜歡光著腳,原來是因為那時家里窮,衣不蔽體,食不果腹,有鞋穿便成了一種奢望,漸漸的,光腳成了父親的一種習慣,但那種習慣里不知隱藏了多少難以言說的悲苦,聰明的作者交給了讀者去體悟。 光著腳的父親在作者眼里卻是勤勞的能干的,一雙光著的大腳,陪伴著作者走過童年少年——在雨天,光腳父親踩著迎著冷風,踩著雨水送來雨傘。父親光著腳來參加家長會,被人嘲笑的父親為了不影響兒子,會后特意為自己買了一雙鞋,新鞋磨破了他的腳,束縛了他的行走。最后他將自己生命中唯一的一雙鞋收藏起來,不顧別人的評說,依然光著腳走路干活,一直到去世的那一天才由兒女們為他穿上…… 父親光著腳走完了一生,他人生的每一處細節都是那么真實,他樸實的一生里唯有奉獻沒有獲取,唯有對家人的愛沒有怨言,即便是病重時,依然光著腳照顧家人……散文讀到這里,共情點便自然涌動,散文的內涵隨之升華。散文雖是一篇懷念父親的散文,但作者在情感的抒發上是極為節制的,平穩的流暢的語言講述了日常生活中的父親,極富感染力。 散文有著豐富真實的細節,綿密動人的氣息,在同類題材的散文中給人以異質感,而面向內心深處的掘進,保持著文學最初的純粹,是這篇散文的最大亮點。記憶中父親光腳的形象,豐盈著作者的生命花園和情感世界,傳遞出溫暖與美好的人間情愫。一篇好散文,運筆值得品爵,佳作,傾情推薦!【編輯:紛飛的雪】【江山編輯部?精品推薦202310270004】

    大家來說說

    用戶名:  密碼:  
    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紛飛的雪        2023-10-27 15:10:36
      這樣的散文,在當下文學圈里,無疑是珍貴的。閱讀的過程中能感受到作者在書寫時的不易,感謝一文獨秀老師!
    只是女子,侍奉文字。
    回復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一文獨秀        2023-10-27 17:57:23
      感謝社長在百忙這中為拙作寫出如此精彩的編按,辛苦了!敬茶!
    回復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一文獨秀        2023-10-27 17:58:23
      辛苦了,再次感謝精彩的點評。
    共 1 條 1 頁 首頁1
    轉到
    分享按鈕 午夜福利国产热门国产精品,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中文,超碰久热这里只有精品,2012国语在线看免费观看下载
  • <nav id="cwcmo"></nav>
  •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
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